《女性瘾者》

来吧,再来讲一个寓言,毕竟这是故事最古典的形式。多个世纪前便有古老的寓言:苦行僧把病重的妓女捡回陋室,悉心照顾,妓女醒来便给他讲了她的故事,就像过往所有苦行时刻所具备的美德和耐心,他倾听着,而奇特的是,随着故事的进展和结束,讲述者和倾听者双方都发生了难以置信的转变——妓女不再想做妓女,僧人也放弃了他的苦行。

这可以说是一个胜利,也可以说是一个失败,或许可以说是一个和解,或者说是你在镜子里看到了什么。

另一个时代到达,人们需要去图书馆寻找自然,你躺在临死的病床上,医疗器械的闪光和撞击声提醒你你死后不会回到泥土。恶魔已无处不在,电视机——生而就作为被用来看的器物,也被用来象征你生前的视而不见。但没关系,在你被毁灭之后,恶魔终将在你眼前现形,我需要拍一部电影来毁灭你。

这当然不是这样一部电影,它毁灭的是和解,目的就在此。看:混乱和秩序坐在一间屋子里,混乱在秩序的屋子里找到了许多她所熟悉的迹号,她明白了每一个小小的混乱组合起来便成了秩序,于是混乱学会了在混乱中看到秩序,而秩序同时往混乱里面看,他所看到的,是每一个小小的混乱都在组合时被杀死了,而秩序,他本身是这组合的辩护者。于是他遵从他所看到的,脱下黑衣,换上白衣,露出他的工具,进入混乱。这时混乱要做什么呢?她拉开枪栓,扣动扳机。这就是那个需要拉开枪栓的时刻。

这个没有和解的寓言已浮出水面。你的观点是什么?你站在哪块岸上,看着哪一条河流?导演的岸与河流很清楚,那棵歪曲的树必须长下去,而最终的恐怖,是开枪打碎镜子中相反的人。你关心的,是你眼前彼岸的风景,还是那条从西的罪土流向东的乐土,或从东的乐土流向西的罪土的河?你是否看清了,在那间屋子里,混乱是多么愚昧,秩序是多么智慧,智慧将征服黑暗的愚昧,却终将因自我毁灭而死?你是否看清了女权主义者跟分类学家们的嘴脸?她和他在同一间屋子里,站在不同的窗口,看着同一小块阳光的斑迹,感受到安慰。电影画面上那一小块阳光的痕迹是否也安慰了你?

异端的神潜入人世,不再被彰显,它们被障掩。

评论(3)
热度(126)
  1. 站在云端RainClub 转载了此图片
  2. 幽兰RainClub 转载了此图片
  3. 化学园地RainClub 转载了此图片

© RainClub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