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记1

齐泽克:意识形态的功能恰恰不在于为我们提供一条逃离现实的道路,相反,而在于把社会现实本身作为逃离某种真实的创伤性硬核的道路提供给我们。

拉康晚年:在梦境和现实的对峙中,幻象支持现实,但我们不能因此简单地倒过来说:所以现实生活不过是一场梦。因为“在象征化的过程中,永远存在一个抵抗性的硬核的剩余,它不能被还原为一种普遍的幻觉之镜射的游戏“。也就是,主体虽然从来都不是本我的同一体,虽然人总是与自己间存在一个辩证的间距,但主体内部的确存在一种不会被象征性同化的硬核的残留,人接近这个硬核的唯一道路是在梦中面对这一他的欲望的真实界。

齐泽克的推延:意识形态也是一种被人们批判却低估的社会无意识之梦,它不符合现实真相却恰恰透出了历史的欲望之真,在拉康的视角里,它“指向一种用来抹去它的不可能性的踪迹的总体性“。它抹去的是那个社会现实的真实的“不可能性”的踪迹。
评论
热度(2)

© RainClub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