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记10

环保及其他崇高的意识形态(或道德如何成为生产力):

1.去除人们的剑:许诺保护环境的人和曾经破坏环境的人是同样的人,或者一直是同样的继承。体系只需要将“保护环境”纳入生产力,就能消去人们的假想敌,对体系却没有任何损害,这仍旧只是它内部的自我修复。结果只不过是将原先被人们当做战场的田野也变成了工厂,没有机器的工厂,“退回你们的城市去吧”,体系说,“这本来就是你们的命运”,它知道人们会因此满意,就像战斗胜利了一样。

2.去除人们的盾:崇高也不过诞生自欲望,体系只需要暗示这一点,所以从方法论上,它常常提醒环保的重要性,而很少提醒环保的破坏性,一旦崇高降格为媚俗,人们自然会失去兴趣。抽烟的人只是因为害怕他人的目光才没有在公共场所掏出香烟的,开车的人很可能自豪于排放尾气,只是因为他觉得自己在反对媚俗。崇高能够成为媚俗,反对崇高也能够,支持者、反对者、无关紧要者都能够成为体系的维持者,只需要一个三头的接收器。

3.去除人们的飞镖:关心环保的人多一点,关心其他要紧事的人就少一点,几乎所有人都是因为需要关心的动作而不是需要关心的对象,才会去关心的。“关心”什么决定了一个人是谁,所以只有这个动作是透彻的,人才可能是透彻的。卖气球的人反复问:你们选中的,就是这个大小了吧?他手中还有大大小小许多气球,明天他会带更多人们选中的尺寸,这更方便,打气球游戏总是要收费的。

除了这些原先就来自主人、如今又被它收回的武器,人们有的本来就不过瘦削的身体、拳头和牙齿。

评论
热度(2)

© RainClub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