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记22

1.阿尔都塞的“问题域”,由一个文本回答了的问题与回答,和它力所不及回答的问题与回答的缺席,所组成。

2.文本的意义建立在冲突之上,“它揭示了在文学作品中存在着‘他者’”(马施立),有时甚至是刺眼的,对没有必要呈现的缺席做出了呈现,表现出一种伤害。

3.“被统治”只有在话语行为中才被认识为“被压迫”,霸权的作用是发挥它的“接合”技术将“敌对”弱化为简单的“差异”。从文本中生产意义的过程本身是斗争场,霸权垄断文本的阐释权。

4.“从欲望转变为人性的那一刻起,儿童也就正式进入了语言。”(拉康)语言的结构就像镜像阶段后的“去-来”线轴游戏阶段一样,是一种缺席构成的在场,对缺失和重获过程的控制补偿着母亲的缺失。

5.“欲望的自相矛盾性体现为其总能反复回溯自身的诱因,意即‘小对形a’作为一种客体只能为遭欲望‘扭曲’的凝视所感知——此客体绝不会为某种‘客观’的凝视而存在。”(齐泽克)所以不能说先有了欲望,再有了欲望的对象。

6.索绪尔对语言学研究的划分,历时性分析语言的历史变迁,共时性考察某一特定历史时期的语言。言语诞生自语言,又总是超越了语言,异质性诞生于同质性。

7.罗兰巴尔特的两重指意系统:能指与所指构成符号的外延,这一外延在次级指意系统又作为能指同其所指构成了符号的内涵。被人消费的神话是在内涵层面生产出来的。

8.延异(雅克德里达),表现为符号的意义总是既缺席又存在,在索绪尔的空间差异体系上补充进时间的因素,符号的意义总是存在于空间的差异关系中,在时间上又总是尚未到达的,一个能指总是取决于下一个能指。

9.全景敞视机制是一场从惩罚到规训的转变,断头台从凶手头上转而悬到每一个潜在凶手的头上,从电视、从媒体、从社会言语的认读上观众在扮演一个敞开的监狱的监视者的角色的同时,他们也监视了自己,这些观众自己意识不到他们从未踏出过这个全景敞视牢房之外半步。从而规训也就取代了惩罚的作用,并饱载着更大的权力。

10.“性别”并非表达了本真的性别,而是操演了本真的性别,作为一种社会的规训。(表演,操演——朱迪斯巴特勒)感到自己“像”男人,或者“像”女人,但从不会真正成为“男人”“女人”。强调原始的生理性别或本真的两性气质都是于事无补的,前者掩盖了性别操演机制的本来面目,后者不过维护了“异性恋”意识形态的霸权。消费就是操演的工厂和现场,消费于同性恋酒吧不过是对性别秩序的服从,“像”一个同性恋,同样维护了霸权对性别阐释的垄断。

评论

© RainClub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