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格斯玻色子布鲁斯 


什么都记不起来了 

火焰树顺街而长 

什么都记不起来了 

但我开车远去日内瓦 


坐在地下室的天井 

哎 天气真热 

上面有女孩走过 玫瑰绽放 

你听过那一曲希格斯玻色子布鲁斯否? 

我开车去找日内瓦宝贝 传授这一曲予你 


谁在乎 谁在意未来会怎样 ?

黝黑的道路漫长 我不停地驶啊驶 

来到十字路口 

夜晚炎热漆黑 

我看见罗伯特.约翰逊 

背缚价值十美元的吉他 

在求索曲调 


路西法也来了 

带着他的教会法规 

百名黢黑的婴儿逃离他种族灭绝的下颚 

他进入杀戮的最佳状态 

罗伯特.约翰逊对决堕落天使 

不知道谁将撕碎谁 


开着车 火焰树燃烧 

哼唱着希格斯玻色子布鲁斯 

我累了 找个落脚的地方 

孟菲斯所有的钟都已停摆 

洛林汽车旅馆 热啊热 

怪不得他们称它为热点 

我要了间看得见风景的房间 

听见有人在用我完全听不懂的语言在布道 

廉价的低级旅馆血烹热鸡 

清洁女工对着拖把啜泣 

旅馆侍者蹦蹦跳跳 

枪声惊醒心灵 

每个人都听着希格斯玻色子布鲁斯流血 


如果今晚我死去 埋了我 

给我穿上我最喜欢的那双黄色的漆皮鞋

还要放入一只木乃伊猫和

一顶伊斯兰王权强迫犹太人戴的圆形长帽

你听见我的心跳?

你听见我的心跳?                                                                                         


汉娜·蒙塔娜去了非洲大草原 

刺激的雨季开始 

她诅咒祖鲁族的队列 

然后搬去亚马逊流域 

和海豚一起哭泣 

妈妈吃了侏儒 

侏儒吃了猴子 

猴子有一件礼物他要回送给你 

瞧 传教士来了 

带来了天花和流感 

他在拯救这些野蛮人 

唱着他的希格斯玻色子布鲁斯 

我开车远去日内瓦 

我开车远去日内瓦 


哦 让该死的白天破晓吧 

雨天总让我伤感 

麦莉.赛勒斯漂游在托卢卡湖 

你是我见过的最好的女孩 

什么都记不起来了 

评论
热度(5)
  1. 李显时RainClub 转载了此音乐

© RainClub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