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忧郁症》

基本上,这部电影就是在反复提一件事:应该(?)让女人执政。我怀疑冯提尔不是有忧郁症,而是受害狂症,越是承认这件事,就越是矛盾,越是矛盾,就越想承认。正因为他发现了,他就越感到其他人没有发现,也就越把他逼进受害者的地位。复仇也是更恐怖的,复仇就是加害与被害的和解,证明自己是对的或证明自己是错的对于受害者均为不可解的矛盾。基本上,所有事都是恐怖的,唯一值得期待的就是一个矛盾两极的共同毁灭,就像影片结尾那样。唯一不让人害怕的事是拍电影,它并非内在的,它是外在的——所有人都在电影里面,电影里的人就是人类。这当年同样也给塔可夫斯基的电影信仰提供了可能。于是可以说冯提尔并不恨女性:他不能处于一个恨的静止状态。

问题是,去哪里找到女人?去哪儿找一个婚姻?

再给个证据,这部电影片头展现的事:当男人,女人,小孩从古典的被迫或不被迫的静止中被迫或不被迫地动起来,那些镜头就是在拍下恐怖。

评论

© RainClub | Powered by LOFTER